哇,你还在这儿!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730 天前,最后修改于 303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我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听话,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耳朵,就算捂住耳朵也还是能听到大家吵闹的声音,所以我只能听话,但大家都说我不听话。

院子是镇子上唯一的福利院,院子里的人们都心事重重的样子。孩子们动不动哭泣,大人们常常烦躁的大声安慰他们。他们大声的说,“别哭了,别哭了,爸爸妈妈已经走了,别找他们了。”我很奇怪,为什么安慰要用大声的。可能是为了让院子里所有的孩子们都听到吧?那为什么不把大家都叫过来一起说给他们听呢?

我不知道,这句话听起来很伤感,但很真实。所以我称它为安慰的话。

一般我起床的时候,大家都在睡觉。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到起床的时候,脑袋就很困,困得要命。当我再次醒来已经是半晌了……大人说我是坏孩子,因为我总是赖床,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长大后才知道,不吃早饭会让人变得很弱。可是我已经够弱了,再弱也弱不下去了吧。仔细想想甚至还有点划算~

我喜欢读书,福利院里的书大概是福利院最有趣的东西了吧。院长会在每周四带着大家一起识字,周四也是每周大家最讨厌的时候了,院长很凶,但很认真。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大家喜欢在识字课上面玩一些小游戏,法官小偷警察之类的。抽到对应的身份就要扮演对应的角色。当然,要偷偷的玩,不然会被院长训。院长训人的样子是我见过的最严肃的表情了,她盯着犯错的孩子,眉毛蹙成一团,嘴角也拧成一团,轻轻的翻滚……

福利院也叫孤儿院,这是我听阿朵说的,阿朵说孤儿院里的人都是孤独的,我再同意不过了,因为阿朵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我姐姐。这不重要,反正她是我朋友。我会永远在她有困难的时候帮助她。

当然,遇到阿朵的时候,我已经离开福利院了。

离开福利院是我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我为此甚至还差点死掉……

离开的那天,天气不好,哪天有识字课,所以应该是周四。这是后来阿朵问我的时候我推测的。那天周四的识字课是无聊的,说起来那个月的识字课都是无聊的。我读完了福利院的所有书,如果没人偷偷把书藏起来的话。

我读过什么呢?羊脂球,莫泊桑小说全集,福尔摩斯,红色十月和边城等书本。太多了,我拼命读书,渴望有朝一日能够重回江湖,掀起一场革命狂潮,惩治所有在早晨和夜晚吵闹的孤儿们。所以院长的识字课变得索然无味,她教我们的字,我早就在书本中读懂了。

所以,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情了,我就要离开,季羡林说这叫做洒脱。我也认为这是洒脱,我奇怪为什么酒要和脱这两个放在一起,是在说要大家先喝酒再脱衣服吗?哇,想想就刺激。

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和院长打了报告,说要去上厕所,上完厕所后,我直接从大门走了,门卫问我干嘛,我说我要上厕所,他“哦”了一声便继续坐下去打盹了,就这样我离开了院子。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