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天气恋舞曲
in 默认分类这行情诗 with 0 comment

稻草人的天气恋舞曲

in 默认分类这行情诗 with 0 comment

image
优雅的田间,小草轻轻的摇头晃脑,仿佛永远长不大,大雁的南飞掀起一阵阵惬意的微风。不大,但足够让稻草人跳起舞来。
我是一个木头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稻草人。这个田间最沉默的生物,鸟儿们怕我,不敢和我聊天。小草也不和我说话,因为我从不回应它们。我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但是我感觉我在等待些什么,她可能是一阵狂野的飓风把我扑倒。或许是一场迷路的雨,撞进我的身体,让我的脸颊微微湿润。

我从不哭的。风说我不够多情,从不伤心。所以她们常常是一阵一阵的,来了就走,从不停留。

这足以证明我的无趣,我想是的,但我从不开口承认。

雨的到来让我变得沉重,脸颊湿湿的,搞得整个人都很伤感,风也常常在这个时候,扑到我身上。

但我想,雨来了,所以风就又走掉了。

雨来的时候给我讲了一个伤感的故事,那是雨在一个小镇旅行的时候知道的。

雨说,活了大半辈子,发现,可能小女孩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了。她被男孩抛弃了,是男孩当面亲口告诉她的。

男孩说“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了,拜拜啦,你要把自己照顾的好好的,也不要等我,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别问我别的问题了,我真的回答不上来。”

小女孩扑上去抱住男孩,被男孩推开了,男孩转过头,咬着嘴唇,微微颤抖着。但还是不负责任的走掉了。

他可能哭了,但他脸上都是雨水,有没有泪水我真的分不清。

小女孩真的哭了,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大声哭泣。那感觉,仿佛失去了全世界。

雨拍落在她的肩膀,想要抱紧她。

男孩第二天早上悄悄离开了小镇,在桌子上留下给爸爸妈妈的信。信封很漂亮,美好的田间,阳光下微笑的稻草人。

男孩走的很早,我打赌,除了早起撒尿的猫咪和我。没有任何人看到那个瘦小而坚定的身影…

再后来,男孩的父母一直在找他。再后来,女孩恢复了笑容。再后来,男孩的父母离开了小镇。再后来,小镇的医生眼眶湿润地的地窃窃私语,“可惜了,这么懂事的小男孩,但又能怎么办呢?”

再后来,雨离开了小镇,惊奇地发现比来时胖了许多。

雨讲到这儿,就停了,她好像也很伤感。

阳光再次露出笑容,操练着小草们,告诉它们要努力锻炼,不要感冒。

但我好像感冒了,雨住进了我的身体,我开始改变,小草弯腰的滑稽样子把我逗笑了。

久违的笑容,这是太阳看到我笑的时候对我说的。

我知道,我已经很久没笑了。打从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满地打滚的时候开始,男人告诉我,要是能够变成稻草人该多好,谁都不爱,又谁谁都爱,没什么事情就面无表情地站着就好了。

那天下午,我答应了男人和他交换灵魂,答应替他承受所有伤感并永远面无表情,我想好嘛,反正我只是一个稻草人,男人说着要一直微笑,一直用力地的活下去,离开了。

男孩再没有来过,我想,他可能遇到了一直在找他的父母,再遇到那个伤害过的小女孩,相互答应要一直好好的。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