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不存在 - 长野 の BLOG

美好不存在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99 天前,最后修改于 16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儿女都忙着出去工作了,老人又开始了独居生活,闲不住,索性在镇子边缘的废弃公园当了一个看门的。

说起来刚到公园的时候,里面还住着另一个老头,在老人刚搬来的几天里搬走了,舒了一口气,好似得到了解脱。也确实是一种解脱,我不说,你可能体会不到一个废弃的公园有多颓废。

长时间没人打理的花坛成了草坛子,草坛边上还有一个大缺口,周围分布着碍事的树枝,地上烂叶子堆了一层又一层,该长花的地方长满了草,该长树的地方长满了树和草。树上栖息着吵闹的鸟儿们,每当刮起风的时候,花园总会响起一阵琐碎的白噪声,再搭配着灰色的环境色调,让人感到心灰意冷,一点劳动的欲望都没有。

老人住进了花坛对面的小屋子里,时不时地揣着烟斗在破落的院子里走走。看到此情此景也没怎么感伤,就好像在看自家的麦田一样。

几天后,老人出门了,兜里揣着钱,寻思去购置点东西。下午的时候,带着一堆小工具和涂料麻绳回了公园。

没人晓得老人要干嘛,也没谁会在乎一个独居老头计划着做点什么。

老人的一切行动进行的悄无声息,也许院子里的草和树木在看,也许在院子生活的花鸟鱼虫在看。老人乐在其中的忙活着。

老人从不叹气,累得满头大汗也是大口吸气,小口喘气。偶尔吸着草烟也是眯着眼睛小喘气。

那老人在做什么呢?

开始的时候,老人在屋子里面捣鼓,把泛黄的墙壁涂了一遍,再把屋子里的破家具收拾掉,拆成一个个小零件堆在门口。把能用的家具细细擦了一遍,擦好的家具泛着白光,闪耀着木头特有的质感纹理,老人看着发光的家具得意的笑着。

独居老人好像还会一些木工,把拆下来的家具零件对成了一个木框,放一张结实的白纸,再撒一把谷粒,盖上荆川纸,涂一层油水,仔细把纸和框固定在一起。做好的框框丝毫不比那些昂贵的装饰品差,老人细心地把画框吊在了窗户边的墙上。

老人又开始着手去修复和清理门前的破花架子,扫走了架子边上乱丢的垃圾,把花架扶起来,仔细地把花架重新用麻绳扎了一遍,花架竟然结结实实地站哪儿了。老人在院子里采集一把牵牛花种子,撒在了花架下面。

接着老人开始修花坛了,找来几块石头稍微修砌了一下缺口的地方,坛子里面草和树长的太茂盛了,索性就这样让它长着,修一下长出花坛的枝干,看起来也还挺精神。

再后来,老人开始清理院子里的小路,一边扫走堆积的枯叶,一遍抬手剪掉乱长的树枝。

几个调皮的小孩翻墙进了园子,正好撞见了忙碌的老人,小孩心虚的站在原地。老人笑笑,“没事儿,在这儿玩吧,别捣乱啊!”几个小孩欢快地点点头,叽叽喳喳地在园子里跑来跑去。老人没注意到,在他抽烟出神的时候,几个孩子帮他把路上的树叶清理干净了。

傍晚,几个小孩离开的时候问老人,“这儿会变好吗?”老人笑了笑,“快点回家吧,不然又要被打屁股。”几个小孩咯咯笑着回家了。

老人接下来的生活就有趣多了,几个孩子带着更多孩子来旧公园帮老人干活。老人教他们用麻绳扎出好看的虫子,小孩子拿着做好的虫子在园子里欢快的跑来跑去。

一段时间后,原本暮气沉沉的公园焕发出了新的生机,路过公园的人们听到了公园里小孩清脆的笑声纷纷踏入了公园里面,看到大变样的公园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在公园里面,人们找不到一株高贵的植物,但仍然为公园生机盎然的植物着迷不已,人们都说公园是一个让人神清气爽的地方。在这里每一株植物都被平等对待,公园散发着一种朴实的美好。

美好存在吗?存在,不信你看你的两只手,是不是写满了美好?

添加新评论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