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漂流记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32 天前,最后修改于 102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可能某种超自然的存在也觉得我做的不好,自从昨天下午大吵一架,提着行李离开以后,左耳根部一块一直发烫,隐隐作痛,像被人抽了个大嘴巴子。

提行李在村里走的时候被发小爷爷看到,拉着我不让走,想着也没有去县城的车了,就去住了一晚,晚上订了车票。于第二天坐上前往魔都的列车,有点空落落的,不是失落,只是空落,没陪小黑几天就走了,说实话,挺不舍的。

昨天晚上我姐找我说了不少,多数是指责,没有理解,我也不指望谁理解,谁都理解不了,我有时候也无法理解。这也没关系,这个世界上我们无法理解的事情太多了,不差这一点。

上面那段话是鲁迅说的,真的真的!

列车上没有妹子邻座,不是很幸运,预示着接下来的旅途也不会那么幸运。我的幸运之神可能很久之前就搬走了,它嫌我内心荒芜,四体不勤,不配幸运。虽然这点我是不认可的,但我总是不够走运。

也有例外,网友联系我说要在魔都车站接我。可惜我太怂,给拒绝了。喵窝的大家都在给我出谋划策,做心理辅导,真好。

明天上午到站,晚安晚安,去哪儿找工作好呢?

2020.7.14

添加新评论

已有 2 条评论

从你弄的这些博客,公众号足以看出来你是一个有想法的人。加油吧,有思想的人无论如何都会发光的。

于长野 于长野 回复 @北海轻歌
0 0

谢谢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