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默认分类这行情诗

国庆宅家的第四天,空虚(丧)粗略计算,这四天出宿舍楼次数不超过五次,每天超过二十三个小时在宿舍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按理说这么多的空闲时间我应该能够进行足够多的知识生产活动,但当我想要静下来独自写一些东西的时候,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那么这四天有意义吗?我试图总结出一些让自己信服的成果,想到了...

in 默认分类这行情诗

看完了一部电影 大象席地而坐。听名字就很奇怪吧,大象为什么要席地而坐,这个很重要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部电影讲的几个故事,一群住在同一个小镇的人,有初中生,有老人,有社会青年。他们被一些很操蛋的事情给搞得一头乱麻,(抱歉,我真的不是有意爆粗,而是找不到其他能够体现实际感觉的替代词汇了),他们...

in 默认分类解决办法这行情诗

札记今天上午的高数课(重修课),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男生忽然找我搭话。“你是我对门宿舍的吗?”我没反应过来(我这人脸盲),他又继续说。“我是106的。”“哦,是2号楼吗?”“嗯”“哪,你是大三的吗?”“嗯”“高数这么难的吗?”“主要是大二创业耽误了学习,高数重修又挂了。女朋友要考研,没办法只能好好...

in 默认分类解决办法

写在前面杂货铺心事提交的问题其实已经解决了,不过是用的最简单的插件的方法。心有不甘,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一个手动的解决方案。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看过了许多辣鸡半吊子的不知道回答问题的人是诚心恶心我还是出于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回答之后,(网上百分之九十都是一些恶心人的回答),终于找到了一个靠谱点...

in 默认分类这行情诗

我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听话,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耳朵,就算捂住耳朵也还是能听到大家吵闹的声音,所以我只能听话,但大家都说我不听话。院子是镇子上唯一的福利院,院子里的人们都心事重重的样子。孩子们动不动哭泣,大人们常常烦躁的大声安慰他们。他们大声的说,“别哭了,别哭了,爸爸妈妈已经走了,别找他们了。...

in 这行情诗

谢谢你·松浦弥太郎 每前几天在一个朋友的邀请下,在蜗牛里面共读了这本书,昨晚读完全书,今天习惯性的打开蜗牛,看到之前读书的过程中做了不少批,或很好的处理事情的办法,或给人警示的句子……摘抄下来,送给自己,也送给你们。| 前言 发现优点的练习在信息泛滥的时代,我们不再听从自己的感觉,而是容易...

in 默认分类这行情诗

致乌镇、海边、拉萨、丹麦、荷兰那些我所向往的地方。10月下旬,那个蓄着大胡子脸庞黝黑的男人。回到了镇子,把自己关在屋里,埋头写了一周。成就了这个世界上又一本可有可无的烂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