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宅家的第四天,空虚(丧)粗略计算,这四天出宿舍楼次数不超过五次,每天超过二十三个小时在宿舍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按理说这么多的空闲时间我应该...

预览(源码为2018.12.14上传,可能会与你现在看到的有出入)源码下载直链:https://cloudreve123-1255663050....

两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相互喜欢的,就像我的喜欢是有缘由的,但究竟是怎样一种缘由,我竟无法形容。年少时候的喜欢是很简单的,可能是简单一个背影,一个侧脸...

图书馆一楼大厅有个机器人小宝,每天睁着大眼睛在大厅跑来跑去,搭讪从它面前经过的人们,但没人理它。小宝对许多人来说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许久以前...

看喜鹊的人大多脸盲,认不得谁是谁,他们顶多只能认出来我是只喜鹊罢了。我是一只喜鹊,我可能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其实说起来,我和大多数的喜鹊都一样,...

优雅的田间,小草轻轻的摇头晃脑,仿佛永远长不大,大雁的南飞掀起一阵阵惬意的微风。不大,但足够让稻草人跳起舞来。我是一个木头人,准确来说是一个稻草...

看完了一部电影 大象席地而坐。听名字就很奇怪吧,大象为什么要席地而坐,这个很重要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部电影讲的几个故事,一群住在同一个小镇的...